好投顾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资讯 查看内容

“我妈是罕见的买菜难服侍!”

2020-04-20| 发布者: 柘荣信息港| 查看: 135| 评论: 1|文章来源: 互联网

摘要: 我妈是少见的买菜难伺候。摄|梅姗姗不当季的菜她不买,说“那都是棚里种的,不知道里面打了多少催生剂”;......

好投顾我妈是少见的买菜难伺候。

摄 | 梅姗姗

不当季的菜她不买,说“那都是棚里种的,不知道里面打了多少催生剂”;贵的菜她不买,可太便宜的也不买,说“价格太低太高都说明有鬼”。

要说一个本分种地的农民能拿出什么样的菜,给到什么价格,我妈是再清楚不过了。她跟着我婆婆在农村长大,种地、养猪、烧柴、杀鸡……就是她的童年日常。每天天还麻麻黑的时候,她就跟婆婆一起挑着担子走五六公里去卖菜,菜卖完了再走回来上学。

八卦洲的天

*作者供图

我小时候哪知道这些背景,就一脸皮薄的小屁孩儿,看我妈在菜场里挑三拣四,一把几毛钱的小青菜都要跟菜农拉扯半天,总觉得是在为难别人。再说了,那些档口的熟食,炸得带点儿焦香味儿的牙签肉,可馋人了!但我妈从来不买给我吃。

好投顾所以直到20岁以前,我几乎没在外面吃过饭呢,托我妈的“福”,很多东西也见都没见过。味精,干嘛用的?速冻水饺,都是垃圾。

*搜狐

经别人手加工的东西,她不信,不是土里长出来的东西,她也不信。最好的是她亲眼看见从土里长出来的,那才安全。

好投顾对城里的南京人来说,要想讨点就近的野趣,两个地方最方便:江心洲摘葡萄,或者八卦洲割芦蒿。

*南京有个号

这两个洲都是被南京中心城区包围的岛屿,四面环江。近年来,江心洲风风光光发展起来,成了富人度假的备选地,小别墅拔地而起,房价飞升。但更大一点的八卦洲,旅游业转型还卡在中间,至今保留着相对淳朴的样貌,主要靠传统农业支撑经济。

好投顾八卦洲盛产芦蒿,南京人口中的“蒿子”。每年一过冬至,一盘 清炒芦蒿 就成了南京人家家餐桌上的常客。这种原本生于长江边的野蔬,因为南京人爱吃,便在八卦洲蜕变为一片一片“茂密”的芦蒿种植大棚。

*南京有个号

小时候过江去婆婆家,小巴要开上轮渡,轮渡上风特别大,江水在船下翻腾。妈妈说长江的水不能碰,江里有蚂蟥,会吸人的血,这让每次渡江成为小孩子心中的一个微小冒险。但没多久冒险就结束了,二桥三桥依此落成,家门口坐2路公交车到迈皋桥再换过江的公交,就是八卦洲。

好几个暑假都是在婆婆家过。在没有网络的时代,夏天乡下可玩的东西比城里丰富得多,光 扒着猪圈 看猪我就能看好半天。

婆婆家孩子多,几个舅舅的平房连成一排,堂姐堂哥带着一起去泥巴地里 翻蚯蚓 ,把蚯蚓摔晕系在棉线上,棉线系树枝上,就能在家门口的小河边钓龙虾了,不一会儿就能钓一小盆。

手顺着靠岸的青苔石往河底摸,还能摸出一碗 小螺蛳 。 再拿上网兜,里头拴几块鲜肉往河里一扔,隔天拉起来就有几条黑鱼。几家人的河鲜就这么凑上了。

螺蛳正当季

*摄 | 梅姗姗

太阳高照的晌午,我和堂弟就把木盆当船,在婆婆家门口的小河里漂。漂回来晒晕了,肚子又叫,就现摘一把 豌豆 ,加勺盐拿水煮一煮,又软又糯。吃完再在地里拔个 白萝卜 ,洗一洗直接咬,又辣又甜。

那时候我想,难怪我妈老想回来种地。这里确实有事干,大人们打麻将麻友都能多一点。不像城里人,上班盯着报纸下班看看电视,个个像个被动装载信息的容器。

八卦洲的日常

*摄 | 蔡明

但上了初中我就不愿意在八卦洲长待了,有网了以后,那些活生生的东西就减了十分魅力:蚯蚓太恶心了,吃了蚯蚓的龙虾更恶心,而我离了电脑活不了,最多只能在八卦洲坚持一夜。

那时起,我也成了个容器,迫不及待地想把花花世界都装在头脑里。

八卦洲太小了,我妈嫁给我爸的时候大概也是这么想。后来她看到了更大的世界,应该很快就后悔了。

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吗?

好投顾*《如果·爱》

我妈和我爸之间没有什么罗曼史。我妈比我爸小六岁。我妈说,我爸当时跪在她单位楼下求她嫁给他,她没心软。最后答应下来是听了人的劝,想到婆婆一生不容易,嫁到城里就能在城里落户,自己这一代人也算上了个台阶。

“这么大一个南京,我不信容不下我一个人,”我妈跟我讲这段的时候说。

好投顾她跟我爸结婚,生了我,又生了一场重病早早从工厂病退。我爸下岗也早,这个小小的家在南京勉力生活。小时候父母老吵架,我妈骂我爸没出息,生活没指望,这时她就会描述这么个退路:离婚,你跟你爸过,我回八卦洲跟你婆婆种地。

好投顾至今仍住在八卦洲的外婆

*作者供图

听起来不是南京容不下她,而是她容不下南京了。 在城里生活了二十年,妈妈倒越来越像个“农村人”,对食物分外挑剔,但累了也就随地一蹲,总觉得坐着不如蹲着舒服。

嘴上说了二十年,妈妈也没搬回农村生活。当然,农村也不是那个农村了。如今的八卦洲,小河不见了,泥巴路不见了,平房变成了两层小楼,小楼里的人也是一样刷手机上网。

蚯蚓没法在水泥地下生活,谁也回不去了。

*stephan schmitz

好投顾三口之家变成两个人,离开家的是我。我比我妈走得远,大学去了苏州,毕业后到了北京。

现在的我,每年最多回两趟家,只有过年才陪妈妈去一趟八卦洲。 婆婆一辈子住在八卦洲,儿女中除了我妈也都住在附近,我是离她最远的孙辈。 为了多留我一顿饭, 婆婆每次都要 杀一只鸡 ,做一大盆 茶叶蛋 。鸡汤用陶罐慢慢熬,上面厚厚的一层鸡油发着金色。

摄 | 王宁

好投顾但今年过年,我们只在八卦洲待了半天不到,上午去下午回。我和爸妈,三个人六只手,拎着从八卦洲刚摘刚杀的几大堆肉菜,自家留一小份,城里亲戚家各送一份。现灌的香肠,摘好的芦蒿,一大包菊花脑……都是在北京花钱买不到的味道。

长大以后我,慢慢发现自己继承的那一点我妈对食材的固执。现在我自己去超市买菜,再怎么精挑细选都觉得是勉强凑合。没有任何地方买得到八卦洲那样的菜。

*作者供图

好投顾高中时候我去过新加坡做交换学生,在当地人家中寄宿。那是一个标准的新加坡家庭,一家四口住在政府租屋,爸爸上班,妈妈全职主妇。

好投顾一早妈妈把姐姐弟弟的校服和爸爸的领带衬衫熨好,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晚上一家人在客厅的沙发上排排坐,吃水果看电视,弟弟捧着一盘切好的哈密瓜,自己吃一块,喂姐姐吃一块。

我没法说我不羡慕。我羡慕更大的世界,羡慕别人家生活的体面和相处的从容。

*stephan schmitz

回南京的那天,我有些兴奋。到家时妈妈在厨房,我侧身进去讲了讲新加坡的见闻 —— 体面的家庭,体面的城市。妈妈不发一语,手里拿着一柄长勺,勺里的蛋液正在逐渐凝固。灶台上两个碗,一碗肉馅,一碗做好的蛋饺,已经摞了几层。

*搜狐

好投顾我爱吃蛋饺,尤其是蛋饺炖婆婆家种的小青菜。但那餐晚饭妈妈一直不说话,吃得冰冰冷冷的。当时的我莫名其妙,委屈的要死。

再长大一点,长大到我离开家后,我才明白那时妈妈在厨房开着文火一边用汤勺做蛋饺一边等我回家时,那种执着又温柔的感情。而我让她失望了,我还是想去更大的世界,像当年的她一样。

*stephan schmitz

回身望去,那个没有客厅和熨斗的家,也从来没有什么体面和从容。只有青菜炖蛋饺,管够。

作者:顾玥

头图:作者供图

图片部分来源网络

如有疑问请配资开户

communications@labsdoc.com

20岁的时候,你最大的梦想是什么?是去外面的世界,还是安定的一生?

▲点击图片观看

▲点击图片观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1)

Powered by 柘荣信息港 X3.2  © 2015-2020 柘荣信息港版权所有